泉港广电 官方微博 手机版

【献礼建区20周年】淡出历史视野的“峰尾娘子”标签

2020-10-23 10:44:37来源:泉港作家

  淡出历史视野的“峰尾娘子”标签 □陈伯强

  我曾读过一篇文章,是介绍福建三大渔女的。这三大渔女分别是指生活在惠安县的惠安女、泉州蟳埔村的蟳埔女和湄洲岛的湄洲女。她们都是靠海为生,以渔为业,所以被称为渔女,均以独特的服饰穿戴而著称。

  作为一名峰尾人,读完这篇文章,我的第一直觉是:怎么没有峰尾娘子呢?峰尾娘子也是渔家姑娘,曾经也是“水娇娘”,长相“水”而且名声响当当,为何就这样逐渐淡出历史的视野呢?

  峰尾娘子早期是指住在峰尾古城里的女子,后来泛指峰尾镇的女子。

  “娘子”一词,古意盎然,让人不由地想起戏台上的“娘子”“官人”之类的称呼。宋代之前,“娘子”专指未婚的少女,意同今天的姑娘。唐代玄宗宠爱杨贵妃,杨贵妃在后宫中的地位无与伦比,宫中号称为“娘子”。这里的“娘子”,显然已不是指少女了,但也不能理解为是对妻子的称呼。到了元代,社会上已普遍称呼已婚妇女为“娘子”。明代,一般习惯称少妇为“娘子”,而且带有娇爱的味道。唐宋两朝,男子和女子打招呼,不管是否相识,一律可以称为“娘子”,年轻一点的可以称呼为“小娘子”。

  “娘子”和“小娘子(绣娘子)”的称呼,至今峰尾人尚在使用,确实是很古味很典雅。

  谈起峰尾娘子,自然要先好好说道说道峰尾古城了。历史上峰尾曾有过堪拟都市的繁华,号称“小上海”。从现存纵横连接的巷道,依稀可见还有着许多旧时期的店铺,可以看出当初的繁华景象。明清二代,峰尾无畏的讨海人,为了生计打破了官方的“禁海令”,打渔走远海,贩布下南洋,购米到台岛,这里一度成了贸易的集散地。峰尾港成为与深沪、祥芝、崇武齐名的四大渔港之一,繁华盛极一时。

  以上这一切,当然是驰骋海疆的峰尾男人的功劳。峰尾娘子呢?则悠闲得多,清闲得多。由于峰尾当地经济繁荣昌盛,又加上人多地少,根本没多少农活需要侍弄耕作,当地的女子根本无需像其他地方的女子那样蓬头垢脸讨生活,自然一个个出落得肤白貌美水灵灵的。自此,“峰尾娘子”的美名不胫而走,名扬远近。

  关于“峰尾女子”养尊处优、生活优渥的说法,可以从当时女子缠足的盛况得到佐证。因为贫穷人家女子,是需要下地劳动的,缠足自然是极不方便的。只有富贵人家,有闲且有钱,不需要劳作,才能缠足。据《惠北妇女缠足陋俗》记载,女子缠足在清朝光绪年间最盛,峰尾、肖厝被称为缠足村,有“肖厝娘子沙格脚,峰尾娘子金缚脚”之说。20世纪初,涂岭、界山地区缠足的女较少,农村也只有20%,但峰尾、肖厝一带占95%,20世纪30年代后逐渐结束此陋俗。目前峰尾、肖厝尚有为数不少的缠足妇女,他们仍保持着古时的打扮,留下明显的时代印迹。

  我有一个伯母,今年九十多岁了,是个缠足妇女。每逢过年过节,我去看望她,她总是喋喋不休地说起今年又有多少个电视台来采访她了——她就盘腿坐在屋檐下的竹椅上,电视台架着摄像头,对着她,先来个全身照,再来个脚部特写……言语中,有自诩,有落寞,有对岁月的哀叹。一个九十多岁的老太太,在夕阳的掩映下,缓缓说着往事,说着人生的点滴。

  养尊处优、生活优渥当然是需要付出代价的。代价之一就是上面说的缠足盛行,代价之二是经济不独立,在社会地位上有极大的依附性。

  我的外婆就属于典型的“峰尾娘子”。我在《外婆没有名字》一文中曾经写过:“我从小在外婆家里长大,却不知道外婆叫什么名字,我只知道大家都叫她XX婶,但那不是她的名字,XX是外公的名字。按我们乡下的习惯,女人嫁到夫家,人们就称她为某某(丈夫的名字)嫂,年纪大点的就称某某婶。尽管外公在我母亲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,但是我外婆依然没有自己的名字。”(2003年3月3日《泉州晚报》)直到去世,她的墓碑上清楚地写着“刘邱氏”三个字,刘是外公的姓,邱是外婆的姓,我的外婆还是没有名字。

  那篇文章写的是我外婆,但它又何尝不是峰尾上一代女子命运的写照呢?她们一辈子活在男人的荫庇下,相夫教子,操持家务,等待归航的男人满载而回。

  在归航与守望中,岁月缓缓流淌,她们则慢慢老去。

  然而她们并没有活出真实的自我。

  后来一代的“峰尾娘子”情形稍微好了一点。改革开放后,峰尾一带办了不少的羊毛衣厂、来料加工厂。许多峰尾女子开始进工厂上班或者领针线活回家加工,靠着针织、绣花、缝扣子、串珠子等手工活,开始了自立更生的生活。有一时期,峰尾的“小娘子”曾被称为“绣娘子”。“绣娘”者,专事女红制作也。从“绣娘子”这个词,你完全可以想像到她们的心灵手巧、兰心蕙质。还有一批人开始进城了,她们在电子厂、针织厂、服装厂、饼干厂的流水线上绽放着青春光彩。当然,也不乏有些佼佼者,她们通过勤奋地学习考上了中专、大学,跳出了农门,开始了新的人生旅程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“峰尾娘子”这个名号这个称呼,叫的人渐渐少了,“峰尾娘子”这个标签渐渐地淡出了历史的视野。有时候,人们尽管还会戏谑地称一个峰尾女子为“峰尾娘子”,但语气间完全是开玩笑的、闹着玩的。

  如今,走进新世纪,泉港建区20年,翻天覆地慷而慨,峰尾女子,和广大泉港妇女一样,以一种更加崭新更加昂扬的姿态走进了新时代。2002年,区政府颁布了《泉港区妇女发展纲要(2001~2010年)》,确定了妇女与经济、妇女参与决策和管理、妇女与教育、妇女与健康、妇女与法律、妇女与环境六个优先发展领域的主要目标和策略措施。2012年,区政府颁布了《泉港区妇女发展纲要(2011—2020年)》,更加重视妇女在新时代的作用。目前,泉港区妇女已成为经济建设主战场的生力军,经济地位明显提高;妇女参政议政的层次和水平不断提高,参与民主管理和决策的人数进一步增加;妇女受教育水平显著提高,男女受教育差距进一步缩小;妇女健康水平明显提高,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水平逐步提高;维护妇女权益的法律机制更趋完善,妇女权益得到进一步保障;男女平等基本国策得到进一步贯彻,妇女发展的社会环境进一步改善。

  新一代的峰尾女子,沐浴着新时代的阳光,已经成长为一支建设家乡的重要力量。妇女已是峰尾的半边天。她们办工厂建企业,她们有知识有文化,她们善持家会育子,她们参政议政有担当,她们商海拼搏扬帆,她们微商带货直播,她们充满了自信、活力和朝气,她们是巾帼英雄,她们是铿镪玫瑰……她们用勤劳的双手,织出幸福的彩虹,绘出美好的明天。我曾经在炼油厂新厂房的工地上见过她们;我也曾在深海海带、海蛎养殖场见过她们;我亦曾在圭峰塔下的广场舞中见过她们;我又曾在行政服务中心的窗口见过她们;我还曾在区人大、政协的会议现场见过她们。她们的身影出现在各种场合,她们有着不同的奋斗历程,她们有着不同的身份,她们是新时代的女性,她们抒写着新时期的风流。

  她们不再是被标签化的“峰尾娘子”,她们是新时代的女性。她们随着新区的建设而成长,她们正在为新区现在的建设贡献汗水和智慧,她们还为新区未来的发展而璀璨绽放。

  峰尾女子,她们独立,她们自信,她们充满活力,她们意气风发,她们斗志昂扬,她们拒绝被标签化,她们要活出新的模样。

  你可以称“节约衫民主裤”的惠东女子为惠安女,你可以称家住蚵壳厝头饰“簪花围”的女子为蟳埔女,你也可以称身穿“帆船头、大海裳,红黑裤子寄平安”的女子为湄洲女,但你现在却不能称峰尾女子为“峰尾娘子”了,因为——

  她们是拒绝被标签化的新一代女性。(图片来自网络)

  作者:陈伯强,笔名淡泊,1969年10月出生,籍贯泉港,1992年8月在泉州华侨职校任教至今。1988年处女作《病》发表于《杂文报》,2003年8月出版个人随笔集《侃死人不偿命》(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),2012年12月出版个人随笔散文集《青春不肯老去》(中国文联出版社),现为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、泉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秘书长、鲤城区作家协会理事、泉州市校园文学研究会理事。


责任编辑:庄祖益
泉港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 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泉港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泉港新闻网欢迎各兄弟网 站开展平等合作。
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泉港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 代表泉港新闻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被转载网站、媒体、当事人若认为有侵权之处请来电告知,我们 将及时处理。
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泉港新闻网联系的, 请致电:87995533,或E-mail至:qgnews@163.com
泉港新闻网由中共泉港区委宣传部主办 泉州市互联网新闻中心 制作维护
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20130204号
未经泉港新闻网授权擅自引用本网信息将面对法律行动
网站信箱:qgnews@163.com 投稿信箱:qgnews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