泉港广电 官方微博 手机版

粤港澳大湾区港口资源整合 争取世界航运话语权

2018-05-29 09:50:29来源:时代周报

    导读:

    日前,广州发布的《建设广州国际航运中心三年行动计划(2018~2020年)》中提出三年后广州港的综合实力、现代化建设水平走在全国港口前列,自由贸易港建设取得突破,在粤港澳大湾区世界级航运枢纽建设中发挥引领作用,广州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再上新台阶。并将以南沙港区为国际航运中心核心功能区,加快推进自由贸易港建设。

    日前,广州发布的《建设广州国际航运中心三年行动计划(2018~2020年)》中提出三年后广州港的综合实力、现代化建设水平走在全国港口前列,自由贸易港建设取得突破,在粤港澳大湾区世界级航运枢纽建设中发挥引领作用,广州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再上新台阶。并将以南沙港区为国际航运中心核心功能区,加快推进自由贸易港建设。

    粤港澳大湾区作为世界级湾区规划,港口建设是其中的重要环节,珠三角港口群面临着内部竞合与国际航运产业竞争的压力,打造相匹配的供应链与加快产业升级,是建设国际航运中心与探索自由贸易港的关键。

    2017年广州港完成货物吞吐量5.9亿吨,居全球第五位;集装箱吞吐量突破2000万标箱,达到2037万标箱,居全球第七位,其中南沙作业区2017年完成集装箱吞吐量1395万标箱,位居世界单一港区前列。

    如何加快大湾区港口资源整合,打造世界级枢纽港区?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教授郑天祥认为,香港是产业转移和贸易开放方面的龙头,要与南沙自由贸易港在航运服务业开展合作,共同促进大湾区港口群的产业升级。

    香港应该与南沙开展合作

    记者:对广州自贸港的申报有什么看法?可以从香港港口的发展借鉴些什么?

    郑天祥:南沙自贸港的探索是以香港为模板。香港有几大特点:一是货物种类限制少,二是税收,三是人员进出,四是外汇的自由兑换。

    打造南沙自由贸易港的过程中,在制度和航运产业发展上面做出配套。尽可能做到人员通关便利,以登记为主,明确负面清单等。比如在南沙港的七大区域中指定几个部分,供船员自由活动,由试点到面。同时货币自由兑换现在也有额度,政策相应放宽,在外汇储备充裕的情况下让人民币国际化,争取用人民币做结算,特别针对“一带一路”战略中落后的发展中国家,逐步减少对美元的依赖。

    在船舶登记方面,现在交通部收回了所有境外船舶登记,将税收由17%下调到3%-5%的世界平均水平,也意味着原本占据世界第四位船舶登记量的香港会受到巨大的冲击。香港需要与南沙港开展合作,优势互补,如果能在船舶登记上超过巴拿马和开曼群岛等地区,那中国在世界船舶登记方面也会掌握话语权。

    香港的航运服务业投资主要在伦敦,航运则依靠马斯基等班轮公司,组成了香港的航运产业链。如果香港与南沙开展合作,让海外投资逐渐回流,并合办交易所,由熟悉国际规则的香港牵头,有利于在交易、金融、定价等方面发出大湾区自己的声音。

    如果香港航运界能重视并参与进来,两地合作可以更好地带动产业发展。船运仲裁方面,由于内地缺少法律人才,两地可以共同承办海事大学培养更多人才,举办国际航运论坛,学习香港的先进经验。

    港深港口之间不存在激烈竞争

    记者:在珠三角港口群激烈竞争的影响下,广深港如何在区域合作与竞争之间达到某种平衡?

    郑天祥:有人认为深圳是香港的竞争对手,这其实不对。深圳是香港的境外作业区,欧美进口的空箱进入深圳,在深圳或者东莞装箱,再把实体箱运输到香港,从香港出口(盐田66%为空箱,香港10%左右)。其中空箱与实体箱运输的利润差距在三倍左右。

    目前,香港和黄与香港现代货柜实际持有盐田港和大铲港65%–73%的股权,控制着深圳1300万TEU集装箱,同时招商局集团控股蛇口港并参股赤湾港,将两者纳入了香港的航运体系,港深共同主导了大珠三角进出口贸易和运输,因此两地并不存在激烈竞争。

    实际上真正的竞争在广州和香港两大港口之间。按货运吞吐量计算,广州港超过了香港和深圳的总和,其中包含大部分散装运输。不过,因为国民经济所需要的粮食、木材、油煤都在广州港进入,它要负责全省的散装内贸货物,所以产值很低,加上税收水平,从表面上看广州港效益较低。

    但是广州港腹地条件好,是“一带一路”的枢纽。目前广州正与佛山、中山等地合建南沙自贸区第四期工程,开挖双向深水航道,兴建疏港铁路,在大田、石龙等地开辟与中欧、中俄贸易的门户。目前贸易方面还是单向出口为主,如果能将单一出口变成双向贸易,经济效益会从1变成2。

    时代周报:广深港之外的其他城市港口作为大湾区港口群的辅助和补充,存在哪些不足?珠江口内及西岸港口在集装箱货源争夺方面竞争加剧,在彼此的资源整合与港口设施升级上你有什么看法?

    郑天祥:珠三角港口群是一个体系,我不赞成用航运中心来称呼某个城市。这个体系不足的地方在于内河西江战略迟迟没有搞起来,内河包括陆上都是联运,这个是内地的优势。而现在的短板是水运,西江战略进展不大,原因在于内地各省区如广西、贵州、云南等地的利益协调困难重重。

    解决的方式还是要通过控股,从行政协调逐步过渡到市场协调。我赞成和黄集团、广州港集团、招商港集团组成港口联盟,下面的中小集团来参股。有控股权才有话语权,才能真正打破地方保护主义。


责任编辑:刘荣兰
泉港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 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泉港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泉港新闻网欢迎各兄弟网 站开展平等合作。
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泉港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 代表泉港新闻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被转载网站、媒体、当事人若认为有侵权之处请来电告知,我们 将及时处理。
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泉港新闻网联系的, 请致电:87995533,或E-mail至:qgnews@163.com
泉港新闻网由中共泉港区委宣传部主办 泉州市互联网新闻中心 制作维护
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20130204号
未经泉港新闻网授权擅自引用本网信息将面对法律行动
网站信箱:qgnews@163.com 投稿信箱:qgnews@163.com